台灣第一紋身師陳世勇與妻子謝秋月的傳奇故事 ---中國時報記者:陳權欣

圖說:出身寶山農家的國內第一紋身好手陳世勇的作品。
一、陳世勇幫一位小姐把年輕時糊塗刺壞的鬼頭修改成一條美麗的鯉魚。
二、陳世勇的太太謝秋月身上的紋身圖案讓她博得台灣第一豪放女之稱。
寶山農家出身的紋身師父陳世勇,不鼓勵年輕人紋身,卻以替紋身失敗者改善圖案而在圈內聞名,陳師父在過去三年,成功\將五百名一時好奇或刺壞圖案者改善圖案,讓很多長久躲在陰暗角落的一時糊塗人,得以重見天日。
在新竹開業的紋身師父陳世勇,曾在電視上看到有外科手術醫生,到監獄中替紋身紋壞者做雷射去疤工作,讓他很感動,陳世勇說,這些醫生的工作是菩薩做的工作。

 在過去這段時間裡,陳世勇也在默默做替刺壞紋身之一時糊塗的年輕人,做紋壞身體者的修改工作,陳世勇說,時下很多年輕人一時好奇,或是受朋友聳恿,在自己身上紋上圖案,或許\是沒有找對師父,刺壞了作品,導致自己羞於見人,躲於社會陰暗一角,讓他感慨很深,對任何上門要求紋身者,再三的分析利害關係,希望當事人一定要想清楚才做決定。

 陳世勇曾是台灣第一屆紋身大賽的四項冠軍大獎的得獎人,私底下他跟在南台灣也是第一流的紋身師父楊金祥等人,一再談及台灣紋身工作的未來走向是憂心忡忡,除了有很多半學徒出身者,為錢工作,很擔心這個仍屬起步的台灣紋身藝術,會因為份子複雜與本身不求進步而無法再提升。

 陳世勇是寶山雙溪人,從小聰明,卻不是很喜歡讀書,他的三位叔叔都是醫師,在父親那一輩,由於家窮,父親必須照顧三位很會唸書的弟弟,留在家中工作,所以他也留在家中直到十五、六歲,才從家中外出,四處打工,而曾一度拜師學藝,在廣告社,替人畫廣告畫,而習得基本速描技術 。
陳世勇目前是桃竹苗刺青聯誼會的會長,談起刺青這一行,他強調是很艱辛的一條路,由於國人的 觀念一時無法 改變過來,有時候也會受到一般人奇怪的眼光。

 不過,這一切 隨著自己技術的精進,在不斷受到媒體 與電視的訪問後,也透過他的作為,逐漸讓國人了解台灣刺青界在過去十年的努力,也慢慢可以被國人接受了。

 談起陳世勇的奮鬥歷程,就不能不提他的太太謝秋月,隨著社會的開放,紋身逐漸成為文化藝術的一支,被國人接受,原本在彰化當檳榔西施的謝秋月,壓根也沒想到她在與陳世勇 結婚生了三個小孩的媽後,會因為身上的紋身,而在國內紋身界大紅大紫,由於謝秋月身上刺滿了十幾個非常漂亮的作品,而屢屢上電視接受訪問,而在紋身界博得台灣第一紋身豪放女之稱號。

 謝秋月身上總共有十六件作品,其中三件作品,在二零零二年高雄舉辦的第一屆台灣紋身大賽中,奪得 四座金牌大獎,這種殊榮的獲得,讓謝秋月更加珍惜身上的每寸皮膚,不受傷害。

 去年二月間,謝秋月走在新竹的街頭,被紐約時尚攝影禮服公司的一位攝影師盯上,經一陣遊說後,謝秋月拍下一整套的攝影作品,這些作品出爐後,讓很多人驚訝!。

 謝秋月本身不是屬於傳統的美女,那種感覺很特殊,看這種照片,不能說是美但卻有一種特殊的味道,屬於魔羯星座的謝秋月本身就帶有著一種豪放的個性,攝影師捉準謝秋月有個性的眼臉神韻,再搭配薄紗顏色與溫柔燈光背景色彩,很傳神的捉住她身上十六件紋身作品精髓,把紋身之特異性,完全展現出來。

 很多人看了照片後,勸謝秋月出照片攝影集,但她一直在猶疑不定,要考慮的因素很多,出身彰化鄉下的謝秋月,是父母唯一的掌上明珠,上有三位哥哥,從小集父母親與哥哥的寵愛於一身,在鄉下不要說紋身,長大到二十歲,在自己純樸的家鄉,連看都沒看到鄉中有人紋身。

 謝秋月說,這是傳統帶 給她的壓力,不過,想到現在自己成為全台灣擁有出自名師之手最多作品的紋身女,在國內圈內,謝秋月知道自己身上的每件作品都很珍貴,不同於一般「巴累累」(意思是刺壞了的作品),也就更加珍惜自己,希望能讓這個剛起步的另類藝術,能夠走的更穩,扭轉國人觀念,繼而發揚光大。

 謝秋月談到與先生陳世勇的認識時說,自己當年在彰化當檳榔西施是閩南人,阿勇則是出生新竹寶山鄉的農家子弟,當魔羯遇上射手的時候,她就深深喜歡上小她四歲的阿勇,而用請吃檳榔方式,讓阿勇喜歡上她,剛開始家人反對兩人交往,尤其阿勇的工作是替人紋身,把鄉下父母親都嚇壞了。

 謝秋月說,她是瞞著父母親私下與先生結婚,有好長一陣子,因為身上的刺青不敢回家,她說帶著先生回娘家,是孩子出生以後,她還記得兩夫妻回鄉下時,走在街上街坊看到惜日的阿月前衛模樣,大家掩嘴驚訝
狀。

 這一路走來,謝秋月說,她沒有後悔,在今年二月,她還讓先生在頭的兩側刺上兩隻蝙蝠,她說刺青也會上癮,只是頭部的刺青,不同身上其他部位,為了頭上兩隻蝙蝠,她有過兩個星期的心理掙札,還花了兩千元買頂假髮,不過,經過一番自我心理建設後,她把假髮送給朋友,完全釋懷了。

 謝秋月深深喜歡自己先生的仍保赤子之心,現在在新竹市開店,因為名氣大,有來自全台甚至日本的顧客,指名要「雕之勇 」紋身。

 日本關東紋身名師雕貴初代,在二個月前,還特地從日本來台,拜託陳世勇在他手臂上刺上一隻鬼眼,雕貴說,陳世勇專長於震懾人心的恐怖作品,在日本都少見像陳世勇這種專雕這一類恐怖前衛作品的好手 。

 雕貴初代來台時,正是台灣SARS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他是冒著感染SARS的危險坐飛機來台,陳世勇替雕貴動刀,只簡單打了草稿,只花一小時就OK,讓這位日本名雕師相當讚佩,他還邀陳世勇到日本開店,保證生意比台灣好很多,但被陳世勇拒絕。

 陳世勇說,在過去十年他跑遍歐洲拜師,也到過日本,他說,他不喜歡日本的作品,縱使技術學得再好,也無法在日出人頭地,他還說,自己還在轉型,希望能摸索出具有台灣風格的作品。

 謝秋月說,在新竹開店,很多上門者都是外縣市慕名而來的,很多年輕人都被阿勇拒絕,要對方回去多考慮,不要因一時的好奇紋身,他也拒絕女孩的在比較特殊部位紋身,誰到店中都一樣,都是公開操刀,由於陳世勇刀快,小圖案甚至十分鐘搞定,這種即快又好的技巧,在國內找不到三人。

 謝秋月說,她臂上的那隻蜥蜴,只花她先生兩個小時就完成。其速度之快可想而知。阿勇說,他踏出社會早,非常了解年輕人的想法,本身就曾一時糊塗,在身上留下刺壞的作品,所以他現在把大部分精神用在替一些刺壞作品者的補修的工作上。

 在過去十年刺青生涯,謝秋月與先生阿勇兩人身上刺了將近三十個圖案,但也勸退了相當多年輕人,告誡這些上門要求紋身者不要輕易嚐試,最讓兩夫妻自豪的是,已經替五百多位刺壞圖案者做補救工作。

 她還說,很多募名到店要阿勇做補救者,從進入店中的垂頭喪氣樣,到完成修改後整個人的心境外貌的改變,是她兩夫妻最高興的事。

 謝秋月說,她看到很多醫師免費替刺壞紋身者去除圖案,這是菩薩做的事,不過,這種做法會留下很難看的疤痕,但經過阿勇修改後,許\多人所顯現出來有如新生般的喜悅,她說,這也是她喜歡她先生這種特殊行業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雖然出身寶山農家,陳世勇奉勸時下年輕人,職業無貴賤,只要努力,一定會出頭天!
 [回上一頁]